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史志文化

西固起義前后——孫鐵峰轉變過程

來源:心在舟曲  發布日期:2019-01-07 13:47  瀏覽次數:4640

西固起義前后

裴卷舉


二、孫鐵峰轉變過程

    孫鐵峰,原名逢泰,武都縣孫家磨人。歷任國民黨部隊司務長、排長、連長、營長、參謀長、副官、上校副團、團長、副司令等職。1930~1932年在國民黨中央軍官補習班學習,后又于南京高級工兵學校畢業。先后參加過三青團、國民黨、軍統和紅幫、復興社等反動組織。1935年,在魯大昌部下當營長時,曾駐防西固,受命堵截我紅軍北上。后紅軍突破天險臘子口,又撤至岷縣,扼守二郎山陣地,因“戰斗”有功,于1936年,被提升為一六五師(十四師改編番號)九八五團中校副團長,后派往隴東慶陽一帶阻擊我東進紅軍部隊。

     1939年夏,在山西中條山與日作戰后,提升為九八五團中校團長。此后在河南澠池和陜西洛川、黃陵、耀縣一帶警戒河防,封鎖我陜甘寧邊區政府和防御我軍一切活動。因失事而被削職,輾轉至武都1948-1949年任甘肅省第八區上校保安副司令,并參加“保密小組”。7月,任該區獻旗代表團團長,赴蘭給馬步芳獻旗。1949年8月代理西固縣縣長,組織和領導了西固起義。

    孫鐵峰組織領導西固起義,絕非偶然之舉,他是在政治上遭受挫折,思想上經過斗爭,并經我地下黨的多次教育和爭取,特別是解放戰爭的急劇發展,促進了他的態度轉變,終于舉起義旗,投向人民,走上革命道路的。

    早在1947年解放戰爭初期,孫鐵峰任一六五師團長時,在陜西洛川石底鎮阻抗我軍的一次戰斗中,因防守不嚴,閃開空隙,使我軍得以趁機越過敵封鎖線而失戰機,沒有完成阻擊任務,被胡宗南以“通共”罪名,行將槍斃,幸被部下聞訊,連夜放走,幾經周折,潛逃蘭州。當夜,找到我在蘭做地下黨工作的王銳青同志。王和孫同鄉鄰村,自幼相識。他看到昔日赫耀一時的國民黨團長孫鐵峰,落到如此下場,認為趁此機會,可以爭取,于是和孫經常往來。兩人在談話中所涉及共產黨革命和解放戰爭形勢方面的內容較多。孫當時認識到共產黨將來一定要在全國范圍內取得勝利,國民黨注定要失敗。但一提到共產黨的政治主張和方向,以及他的打算和今后所應走的道路時,孫就連連擺手說:“只能談到這里,再不能往下談”。這樣談過幾次,都無結果。

    孫鐵峰逃出虎口后,胡宗南立即派出幾股偵緝隊,緊緊追蹤緝拿,孫遂在蘭被捕入獄后用飛機解送西安。孫在蘭州、西安兩地監獄中受到了共產黨人李興初、要海良(女)等人的關照和啟發教育,始有初悟。

    孫鐵峰在蘭州、西安蹲監獄期間,在蘭州住閑的尚佐周(與孫同學好友)和王銳青同志多方活動,通過寇永吉(省財政廳長、地方勢力派)斡旋,經王治岐、郭寄嶠(甘肅省政府主席)等多人給胡宗南多次說情保釋,才免一死。孫出獄后仍回到蘭州。國民黨在甘肅的統治集團看到大勢已去,準備放棄轄地,“鳴起身炮”;寇水吉向郭寄嶠力薦,安置孫到武都任第八區專員公署保安副司令。在此之前,王銳青同志也回到武都。

    1948年初,孫鐵峰回武都任職后,同王銳青同志秘密接觸的次數比過去較多,孫已知王有革命關系,但不知道具體情況。王和孫閑談中,經常諄諄規勸,叫他走向人民,走向革命。孫的內心始終矛盾重重,猶豫不決。不過王和武都地下黨幾次組織鼓動武都中學鬧學潮之事,孫本來知其內幕,卻視若罔聞,未加制止,并暗暗為之掩護,后趙龍文追查此事,孫都以謊言瞞過,沒有深究。

    一次,趙龍文在綏靖分署召開第一次“保密小組”會議,會上有人提出王銳青有共產黨嫌疑,趙當即命令全城戒嚴,出動部隊逐戶搜捕,并嚴令不得走漏風聲。會散之后,孫當機立斷,不顧自己安危,夤夜奔赴王的往處,通風報信,令其化裝出城,脫離險境。

    1949年春季的一天,在城外隱蔽開展地下工作的王銳青同志冒著危險,偷進城再次找孫鐵峰談話,觀察他的態度,孫仍無明確表示。

    1949年6月,西安第一野戰軍政治部范明部長,派陳子平同志(化名陳達)利用來武都與蔣云臺聯系之隙,動員孫鐵峰早日投身革命。陳對當前形勢的分析和對他的勸導,對孫有一定的啟發。孫當即向陳達表示:“愿意棄暗投明,立功贖罪。”為了以后便于聯系,隱蔽工作,陳給孫化名“趙順”,并報告了西安。不久西安一野政治部指示孫“竭盡全力組織力量,隨時策動地方武裝起義,做好迎接解放軍解放武都的內應工作。”自這以后,孫一方面應付保安司令部的事務,一方面考慮陳達提出的問題和西安一野政治部的指示。

    8月初,孫鐵峰在包頭部隊中的一位摯友俞有如突然給孫來電說帶些青年速到他那里來。孫即同王銳青同志研究,王當時分析:“北平已解放,包頭一帶住的全是傅作義的部隊,起義不成問題。”并認為孫去包頭后可能會起些作用。此時,恰逢八區五縣組織代表團,要去蘭州給馬步芳獻旗,武都專員宋宗濂要孫鐵峰當團長,孫認為借此機會,可以順便去包頭,便欣然應諾。到蘭州后,孫即找借口去俞的辦事處發了電。回電說:“孫鐵峰來包有重要職務,即與周祥初(國民黨甘肅保安副司令)洽商。”周因聽到寶雞已經解放,從時間上算,已不容再到包頭去。結果僅僅談了些會后的打算,孫表示隨著周的決定干。

    獻旗后,孫鐵峰回到武都,將他不能去包頭同周祥初商定的事,一一向王銳青同志作了匯報,王鼓勵孫在武都好好干一場。沒過幾天,武都增設了一個警備司令部,孫暗暗地把保二團蒲有連營長和保三營自衛隊的楊風鳴聯絡好,掌握在他手上,一有舉動,可以聽他指揮。

    8月上旬,岷縣專員孫陽升同保二團長竄至武都,準備伺機南逃。為了扣留即將逃跑的國民黨軍政人員,我地下黨工作人員龍一飛(龍的灰色隱蔽身份是第八區保安自衛隊團長)李忠孝聯絡好孫鐵峰,經請示隱蔽在鄉下的王銳青同意后,在武都縣參議會召開武裝暴動會議,會議擬議孫鐵峰為暴動起義總指揮。龍一飛主張馬上行動,孫堅持當時時機不成熟,分區機關未到禮縣(禮縣8月17日解放),我軍主力才到天水,各種條件不備,此時起義兇多吉少,不可輕舉。會議決定應積極組織力量,在武都專員和警備隊臨近逃跑時,再見機行動。由于這次會議組織不嚴,與會人員復雜,忽略了會議人員的身分,如警察局長林x×等都參加了,其結果被宋宗濂和警備司令龔某發覺,逮捕了有關人員。龍一飛乘機溜出,在全城緊急戒嚴前,化裝逃出縣城。

    龍一飛在臨離城前向孫說:“我已暴露了身份,生命交給你,組織給我的任務也交給你。”并說:“你的命差點送在胡宗南手里,到現在還不悔悟轉變過來,等待何時,不過在目前你要保住我們的秘密。”孫認真地答道:“這一點請你放心,你們搞這些事,我老早就知道.如果我害你們,早就害了。”隨后孫把龍一飛送出城門,脫離了險境。

    孫鐵峰參與地下黨預謀的武裝暴動暴露,趙龍文、宋宗濂對孫頓生懷疑,認為把孫留在武都,對他們不利。第二天,宋宗濂、龔某把孫叫去說:“西固縣長趙宏璋因病在蘭,無人理事,在此動亂期間,許多事情急需辦理,我們報請省政府批準,派你去代理西固縣縣長,當日赴任。”并派卡車一輛,兩排武裝士兵護送。名為護送,實為押送,其目的是調虎離山,消除后患。


以太坊四个版本 山西省新时时 7星彩开奖号码查询 九霄公式计算方法公开 浙江快乐12胆拖玩法介绍 湖北新快3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上海时时游戏平台 北京赛车pk走势分析 今晚特马几号多少号 赛车pk拾改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