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五月的藏鄉舟曲

來源:雅語清吟訴流弦  發布日期:2019-06-10 15:59  瀏覽次數:1485

  五月的藏鄉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歡騰的朝水節,沐浴神奇的曲紗飛瀑。

  五月的昂讓山高聳入云,雄壯威武,云繞山澗,古樹參天,郁郁蔥蔥,澗流潺潺,藤蔓擁繞,間或垂下一簾簾綠絲,仿佛要遮住朝水者初見生人時害羞的臉。沿崎嶇的山路慢步而行,陽光一不留神就透過樹間的縫隙追趕著朝圣者的腳步,嬉戲、追逐著每位行者或多或少要擦幾把汗。朝水的人群,信步急移,山歌婉轉,鳥鳴相諧。朝水崖前桑煙裊裊,風馬飄飄,經幡獵獵,酒香宜人,能看出朝水的序幕已拉開。擺陣,是朝水的一項重要儀式,男人們手持獵槍擺起古老的陣舞,莊嚴、威武、氣勢浩蕩。婦女們身著多彩的節日盛裝合著節拍載歌載舞,真是“昂讓山下朝水忙,擺陣踏舞歌聲聲”。隨著擺陣節奏的變化,村民們時不時鳴放幾聲獵槍和一陣陣鞭炮,來增強擺陣者驅魔降妖、救助醫司仙子的昂揚斗志。桑煙、鞭炮的煙霧、急促疾移的陣步,一聲勝似一聲,激昂吆呺演繹著昔日藏家兒女齊心團結、協力除妖、全力解救林中仙女的感人情景。那一日,正值農歷五月初五,恰逢端午節。傳說每逢端午那日的曲紗圣水最具靈性(藥性最佳)。朝圣者時不時向空中拋撒一把把隆達,朝拜者繞水而行的腳步連同一顆虔誠的心,彌散在“嗡嘛呢叭咪哞”的六字真言里。此刻的曲紗圣水似乎感應到了朝拜者的虔誠,更是激情飛揚,嘩然開懷,騰空而泄,人們或雙手捧吸,或任曲紗圣水洗盡路途的風塵,或蕩滌塵世的鉛華,或奠酒致敬,或合手祈禱,消除世間的困苦災病,祈望幸福祥和。當曲紗圣水飛流滴露恩澤每位蒞臨的朋友時,朝拜的虔誠得到了“山高路險為那樁,只為曲紗飛瀑揚情懷”的坦蕩譯釋。


  五月的藏鄉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采花姑娘放聲采花歌謠。

  五月的博峪山寨樹木蔥蘢,芳草萋萋,百花爭相綻放,迷人眼花。村民們淳樸感恩的心使采花姑娘們把自己的喜怒哀樂、把希望、把期待、把祝福全都寄托到另一個靈魂中。她們乘著晨曦出發,沐浴露水,踩著荊棘,背負著鄉親們的重托,將愛心的腳步善意地踩遞到博寨的每個角落。風餐露宿、日月輪回,不滅的是扎海和達瑪的傳說像格薩爾史詩一樣永留在采花姑娘五月的信念里。每當端午日中時,采花姑娘們身系鈴聲激蕩山巔,歌聲振林越,達瑪花香飄村口時,眼前的姑娘們個個笑靨如花,集花香、花美、花艷、花俏于己身,宛如天界的仙女,仿佛那一刻世上所有的色彩、美感都在一瞬間全集中到她們的身上,無比的馨香,無比的艷麗,無比的俊俏。那一刻在期盼的眼神里她們滿載的是幸福和吉祥。村民們一早就熱好清醇的青稞酒,為采花歸來的花仙子們獻酒驅寒。眼前的姑娘們個個頭戴鮮花,與多彩艷麗的民族服飾相映襯,就如花仙子下凡,踏山游玩而歸,帶給村民和游客們吉祥與好運的征兆。藏寨的人們深知眼前的姑娘們與她們找尋的信念一樣偉大,一樣值得敬仰。年復一年是采花姑娘們用堅韌的毅力傳承著一顆感恩的心。姑娘們把開在五月最美的花獻給恩人,無束地扯著歌喉,把最美的贊歌唱給心中的英雄。姑娘們采的是為五月而生,為端午而開的花。一曲曲純樸原始的采花歌謠傳唱出藏家兒女對美好生活的祈盼與祝福。


  五月的藏鄉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端午燒個新麥面圈圈饃(舟曲地方習俗把燒餅中間掏個洞,周圈用干凈的木梳壓上各式圖樣,然后涂上紅、黃、藍綠等顏色),圈圈饃可大,也可小,精致而有特色,掛在娃娃的脖子上,炫耀收成;搓一根七彩的百歲繩(舟曲地方習俗把紅、黃、青、綠、橙、藍、紫幾種顏色的絲線用手搓成一條細繩)系給娃娃的脖子、手腕、腳腕,寓意避邪消災,象征健康長壽。

  五月的藏鄉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婦女們傳統而精美的手工布藝。當婆的、當娘的大顯身手,趕在端午節前縫制好各種精美,做工細致的香包,里面包縫的多是艾葉,香草等,傳說可以防止蚊蟲叮咬娃娃的細皮嫩肉,我看里面密縫的是“每逢佳節倍親,遍插茱萸少一人”般的殷殷親情。香包縫制的則是各有特色,有的系給娃娃的是猴媽媽背個猴寶寶,一步一晃就像剛學會直立行走的人猿,慶幸自己已為靈長類之祖的榮耀似地。有的猴子還背了兩個寶寶,哈!還多子多孫呢,這大概系心靈手巧的婆或娘所為吧。系在娃娃的背上調皮的搖來晃去,帶著遠古的原始風貌、帶著手腳的演化史,帶著剎那間直立的勇氣,帶著悠遠的傳統,跌宕著華夏五千年輝煌的歷史。有的系給娃娃的是一竄蝴蝶,形象逼真,栩栩如生,有的系給娃娃的是一竄紅辣椒配個大南瓜。這些手工布藝品以人們日常生活所見的動植物為樣,枚不勝舉,從小灌輸給娃娃們熱愛生活,熱愛自然,關心愛護身邊的動物和植物的美德,從小倡導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念。


  五月的藏鄉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艾香插遍門楣、窗欞。當艾香飄飄時,穿越時空,仿佛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徘徊在汨羅江邊,吟唱著“眾人皆醉唯我獨醒”,拋開世事的污濁毅然決然的投入江中,汩汩的汨羅江水承載著詩人滿腔熱血和愛國熱情。悠悠的汨羅江水啊!你流淌的是《離騷》恒古的詩魂,是詩人滿腹的抱負和華章。難怪有人說汨羅江里流的不是水,流的是文章。

  五月的藏鄉舟曲啊!在期待中如期而至,就像杏兒黃了,麥子熟了。

      

  作者簡介:趙英,藏族,生于1971年,愛好文學寫作,現為甘南州作協會員,舟曲縣作協會理事,多篇作品刊登于《甘南報》《格桑花》《正氣甘南》《羚城文藝》《舟曲文藝》《山東文學》等刊物。現供職于舟曲縣文體廣電和旅游局。


以太坊四个版本 三分赛计划资金 重庆时时皇家手机版 七码中特白小姐 时时后三走势图分析 福彩快3app下载苹果版 双色球开奖视频 快乐十分拖胆怎么玩法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手机版 香港挂牌彩图资料大全